□記者李岩文洪波攝影
  閱讀提示|“未來2年內,鄭州市各出入市口附近將建設16個客運衛星站”——2011年年底,在鄭州中州大道客運衛星站啟用當天,鄭州市交通運輸集團發佈的這條消息,曾引發社會廣泛關註。如今2年半時間過去了,建成的僅僅4個客運衛星站,要麼閑置,要麼虧損,年總虧損甚至超過千萬元。曾為解決“馬路汽車站”問題而設立的鄭州客運衛星站,如今可謂邁進了命運的十字路口。建設、運營客運衛星站的鄭州交運集團方面表示,衛星站客流量不大,與選址、其他交通出行方式的衝擊都有很大關係,但他們不會放棄後續建設,可能會對部分站點進行調整。
  回訪
  曾經的藍圖,如今的蕭條
  有的閑置,有的後續建設計劃停滯
  5月21日上午10時30分,位於中州大道北環立交橋東南角的中州大道客運衛星站內,只有一輛大巴在角落裡停放。兩隻小狗追鬧嬉戲傳出的吠聲,讓空無一人的站場更顯冷清。站門口處,進站口大門已經上鎖,裡邊的三品檢測儀的傳送帶及幾把椅子佈滿灰土。站場里的候車室沒有乘客;辦公室內,只有一名女售票員值守。
  此前,大河報記者曾在近1年時間內多次探訪過這處車站。每次都是門庭冷落。“平常乘客就少,加上立交橋修建、門口修路,車不好進來,更沒人了。”這名售票員說。該站經理趙顏告訴記者,該衛星站客流確實低於預期,不少班車因為趕場不願進站,他們一直也在想方設法解決。
  中州大道客運衛星站的冷清現狀,與其2011年12月31日建成啟用之時彩球飄揚的盛況,對比鮮明。
  當時,這個為解決“馬路汽車站”問題而建的鄭州市第一個客運衛星站,設計日發班次500班,日均客流3000人次,曾被各方寄予厚望。按照鄭州市交運委當年的規劃,未來2年內,鄭州市還將按照每個300萬元左右的投資計劃,在各出入口附近建設16個客運衛星站。然而,該規劃落實並不順暢。截至目前,只建成了4個客運衛星站,分別是中州大道客運站、西北客運站、鄭堯客運站和七里河客運站。
  運營
  已建成的4個,全都虧損
  與預期差距甚遠,年總虧損上千萬
  與中州大道客運站相比,其他3處客運衛星站的客流量稍大,但依然有限。
  5月21日下午,在毗鄰鄭州高新區大學城的西北客運站,不時有三三兩兩的乘客購票乘車。該站值班班長鮑新安講,該站目前日均客流量在200人左右,與預期也有不小差距。“按照鄭州交運集團的要求,客運西站和二馬路汽車站的客車必須在這裡停靠,客流量有了一定保證。”他說。
  因站門前修路,主要發往豫南、豫西南方向的鄭堯客運站也一度沒有穩定客源,距設計日發送量2000~5000人次相去甚遠。七里河客運站,如今也很冷清。
  這種蕭條境況,讓具體負責客運衛星站建設、運營的鄭州市交運集團方面倍感壓力。
  5月22日上午,該集團安全稽核公司經理王炳輝介紹,相對來說,該集團建成投運的這4處衛星站中,七里河站和西北站的運營狀況相對較好,但依然全部處於虧損狀態。年虧損總額,按該集團生產經營部部長賈煒的說法,超過1000萬元。“以中州大道衛星站為例,僅僅場地租賃費,一年就達33萬元,雖然沒啥收入,但還得向出租方支付。”他說。
  為啥虧損?
  說法:選址不理想以及其他交通方式的衝擊
  一個讓不少市民印象深刻的現象是,在客運衛星站啟動建設的2011年前後,鄭州市的“馬路汽車站”問題相當嚴重,成為街頭一景。
  既然有“馬路汽車站”、站區周邊區域市民等穩定的客源,為何這些客運衛星站,還會出現客源不多乃至虧損的情況呢?
  王炳輝分析說,如今來看,一些衛星站客流量不大的情況,與選址有很大關係。“按照我們最初的願景,這些衛星站都應該選擇在高速出入口附近,但合適的場地實在難以落實,最終選址都不是完全理想,這是制約衛星站發展的一個重要問題。”
  “從既有的幾個衛星站的運行狀況也能看出,選址越科學,運營狀況越好。”他說,對一些衛星站,今後不排除調整位置的可能。據他分析,近年來,高鐵、航空、地鐵、城際公交等交通方式的快速發展,加之私家車數量快速增長等因素,對普通公路客運帶來了巨大的衝擊。客運衛星站受到影響,在所難免。
  是否浪費?
  說法:全部是自籌資金建設,有諸多社會效益
  針對現在一些客運衛星站建成卻未充分發揮效用的問題,有市民認為,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浪費,“畢竟每個站300萬元左右的投資,也不是小數目”。
  王炳輝說,目前的4個客運衛星站,全部是由鄭州交運集團自籌資金解決,政府方面沒有提供資金支持。“從現在的情況來看,一些客運衛星站的建設和運營,是不太成功的。作為市場化運作的企業,我們也不願意看到。”他說,“以後在規劃建設上,需要更加科學、慎重。”
  鄭州市交運集團有關負責人認為,雖然對他們來說虧損了,但對社會各方來說,客運衛星站的出現和發展,還是有諸多積極作用的,產生了很多社會效益,並非浪費。
  “有了客運衛星站,‘馬路汽車站’確實少多了,乘客的安全出行有了保障。對周邊居民來說,便捷性也不言而喻,比如西北站對大學城,向北、向西回家的,坐車方便多了。”該負責人說。
  還建不建?
  說法:仍看好市場前景
  未放棄後續建設計劃
  也正是基於便民思維,近年來,包括人大代表在內的不少社會人士都很支持衛星站建設。不過,在如今客流有限、虧損嚴重的情況下,不少人士擔憂,客運衛星站會偃旗息鼓,退出歷史舞臺。
  對此,王炳輝及該集團生產經營部有關負責人均明確表示,雖然目前衛星站的後續建設計劃陷於停滯狀態,但他們並沒放棄。“‘馬路汽車站’問題還沒有完全消失,引導行業規範運營依然很有必要。同時,隨著城市框架的不斷拉大,市區人口大量增多,市民的出行需求增大,便捷、安全的場站建設還是有必要配套跟進的。”王炳輝說。
  對將來的客運衛星站建設,王炳輝認為還是可以大有作為的。“目前,鄭州市的高速出入市口已經有16個,加上在建的和即將建設的,會更多,這也給客運衛星站帶來了契機。”他說。
  如何解困?
  說法:自身尋求改變
  也需政府政策扶持
  “公路客運方便、實惠,可以深入縣城鄉鎮,覆蓋面廣,作為市民出行的一個重要選擇,現在依然有不可替代的生命力,問題只是如何去做。”鄭州市交運集團組宣處副處長汪軍說,他們也在尋求改變。
  “如果政府能對衛星站的建設給予選址、資金、政策方面的支持,我想衛星站的發展,會好很多。比如,在高速出入市口附近協調土地,在衛星站門口設置公交站牌,強制要求一些車站的始發車在適宜的衛星站停靠、配載等。”汪軍說。
  去年11月,河南省運管局曾專門下發文件,明確了設立客運衛星站的建設原則、申報範圍和程序,為利用衛星站進行旅客配載作出了規範,並提倡具備條件的省轄市探索“客運站+衛星站”的管理模式。
  鄭州市交運委有關負責人昨日下午受訪時說,客運衛星站的現存問題,也引起了他們的重視。該委將採取措施,爭取把客運站納入公益性設施建設範疇,併在土地、稅費等方面給予優惠。
(編輯:SN069)
創作者介紹

cmd

ynbxjfy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